keim-group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PF-EPF的研制与应用

阅读次数:646 - 发布时间:2017/9/18 16:41:13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的研制与应用

赵春花, 夏小春, 项涛, 耿铁, 苗海龙

(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油田化学研究院,河北燕郊 065201)

赵春花等 .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的研制与应用 [J]. 钻井液与完井液,2016,33(5):9-14.

摘要 为解决普通纳米石蜡乳液低温下易析出石蜡并凝结成固态,导致钻井现场无法正常应用的问题,选用液体石蜡作内相,多元醇水溶液为外相,在复合乳化剂的作用下,通过合适的乳化分散工艺(相转变组分法),制备了一种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 PF-EPF。通过室内实验,研究了水相、表面活性剂的 HLB 值、含量、乳化温度和油相含量等因素对 PF-EPF性能的影响,得到了适宜的制备工艺,即多元醇溶液质量分数为 50%~70%,体系的 HLB 值在 10 左右,油剂比为 1∶1 ,乳化温度为 80 ℃,体系的油相含量在 30 % 左右,在此条件下制备的乳化石蜡 PF-EPF 平均粒径在 160 nm 左右,凝固点最低达到 -30 ℃,防冻能力突出,并具有良好的稳定性。加入 2%PF-EPF 以后,海水基浆的 PPT 滤失量(砂盘孔径为 5 μm)从 18.8 mL 减少到 10 mL 左右,加入 3%PE-EPF 后使 PEC 钻井液的 PPT 滤失量从 17.2 mL 减少到 6.4 mL。评价实验表明,PE-EPF 能够明显提高钻井液的封堵性,起到防止井塌、提高钻速和保护油气层的作用。该剂在渤海区域 CFD6-4-6D 井也取得了很好的应用效果,应用前景广阔。

关键词 封堵 ;纳米乳化石蜡 ;多元醇 ;复合乳化剂 ;相转变组分法

中图分类号:TE25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620(2016)05-0009-06


纳米乳化石蜡是以石蜡、乳化剂和水为主要原料,通过合适的乳化分散工艺制成的粒径小于 500nm 的乳状液 [1-6]。与微乳液相比,纳米乳液乳化剂用量很低,更具实际应用价值。但是纳米乳液乳化剂有分层、沉降、絮凝、聚结或奥氏熟化等不稳定现象 ;与普通乳液相比,纳米乳液液滴粒径小,分散均匀,有一定的动力学稳定性,能够在数月甚至数年内不发生明显的絮凝和聚结 [7-10]。将纳米石蜡乳液作为钻井液添加剂使用时,能够明显提高钻井液泥饼的致密性,改善泥饼的厚度,起到防止井塌、提高钻速和保护油气层的作用。另外,纳米乳化石蜡具有低毒、无荧光的特点,也符合环境保护和油田钻探施工的要求。但是,目前所生产的纳米乳化石蜡在气温较低时易析出石蜡并凝结成固态,且粒度分布较宽、稳定性较差。例如,在渤海等地区,由于海上气温低,甚至达到 -30 ℃,导致纳米乳化石蜡凝固,无法流动,同时,升温后凝固的纳米乳化石蜡融化分层,粒径不再处于纳米级别,无法发挥原有效果。为此从降低凝固点和提高稳定性方面出发,研究了低耗能下纳米乳化石蜡的制备,以期更好地指导该类处理剂的制备和生产。


1 实验部分

1.1 材料与仪器

纳米乳化石蜡 PF-EPF,自制 ;液体石蜡,失水山梨醇脂肪酸酯,聚氧乙烯失水山梨醇脂肪酸酯, NaCl,分析纯,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 ;膨润土产自夏子街。高精度半导体凝点测试仪,天津市精易工贸有限公司 ;六速旋转黏度计,极压润滑仪,美国 FANN 公司 ;PPT 渗透封堵仪,美国OFITE 公司。

1.2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的制备

将石蜡和混合表面活性剂按照比例在烧杯中混合均匀,在一定的温度下,在搅拌的过程中,将水和多元醇的混合溶液逐步滴加到表面活性剂的混合溶液中,得到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1.3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粒径的测量

将制备好的乳状液分散体系稀释适当倍数后,在 25 ℃用 BI-200SM 型动态光散射分析仪进行粒径的测定。激光波长为 488 nm,散射角度为 90°。测得的强度 - 强度时间相关函数由 CONTIN 软件处理。

1.4 基浆和PEC钻井液的配制

1)模拟海水基浆。按美国材料与实验协会标 准 ASTM D1 141.98《Standard Practice for thePreparation of Substitute Ocean Water》配制模拟海水,将 74.67 g 12% 预水化膨润土浆和 302.33 mL模拟海水放入浆杯中,高速搅拌 5 min 后,加入0.8 g 纯碱 +1.2 g 黄原胶 XC+1.2 g 聚阴离子纤维素PAC-LV+12 g 钙膨润土,用重晶石加重至密度为 1.2g/cm3,之后高速搅拌 60 min。2)PEC 钻井液。3% 海水膨润土浆 +0.2% 烧碱 +0.2% 纯碱 +0.15% 黄原胶 XC+0.2% 聚阴离子纤 维 素 PAC-LV+1.0% 降 滤 失 剂 RS-1+0.5% 部 分水解聚丙烯酰胺类包被剂 PLH+0.5% 有机正电胶JMH-YJ,用重晶石加重至 1.2 g/cm3 配制时在高速搅拌下,按配方顺序加料,高速搅拌 60 min。

1.5 钻井液性能评价

将测试样品分别加入不同基浆和钻井液中,高速搅拌 20 min,室温养护 4 h 后,在 120 ℃下滚动老化 16 h,冷却至室温,高速搅拌 5 min 后用黏度计测定流变数据,用失水仪测定 API 滤失量,用极压润滑仪测量扭矩,用渗透封堵仪(PPT)测量 PPT 滤失量,测试条件为 100 ℃,压差为 6.89MPa,砂盘孔径为 5 μm。


2 结果与讨论

2.1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生产工艺的优化2.1.1 水相的选择选择用多元醇的水溶液为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的连续相,考察了不同含量多元醇水溶液的凝固点和表观黏度,结果见图 1。由图 1 可知,若以凝固点低于 -20 ℃作标准,且连续相的黏度与水相相近,适宜的多元醇溶液的质量分数为 50%~70%。

不同含量多元醇溶液的凝固点和表观黏度变化


2.1.2 HLB值的选择

每种油相都有一个最佳乳化剂的 HLB 值范围,只有在最佳的 HLB 值范围以内,表面活性剂才能在油水界面上排列更紧密,降低界面张力的能力更强,此时制得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粒径最小和稳定性最好。单一表面活性剂的 HLB 值也能够达到乳化油相的要求,但是它在油水界面上难以形成致密的界面膜,只能够通过界面张力变化来稳定乳液,很容易受到温度、无机盐等很多因素的影响。因此,使用结构式相近的、HLB 值不同的表面活性剂复配,通常能够在油水界面上形成致密的复合膜,使得乳液稳定性较高。

在防冻体系中,连续相为多元醇与水的混合物,油相为液体石蜡。温度为 50 ℃,石蜡、水、多元醇的质量比为 1∶1∶1,表面活性剂与连续相的质量比为1∶8;改变非离子表面活性剂A和B的比例,研究 HLB 值对乳液粒径的影响,结果见图 2。由图 2 可知,在 HLB 值为 9.5~10.2 的范围内,得到的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最小,当混合表面活性剂的 HLB 值不在最佳 HLB 值的范围内,体系的粒径急剧增大,乳液稳定效果很差,静置后即出现分层效果。因此优选了体系的 HLB 值在 10 左右。

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随混合  表面活性剂 HLB 值的变化


2.1.3 油剂比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性质的影响

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随体系油剂比(液体石蜡∶表面活性剂)的变化,结果见图 3。

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随体系油剂比的变化


由图 3 可知,在油剂比为 1∶1 的条件下,乳化石蜡的粒径最小,且粒径分布最窄。随着表面活性剂的含量减少,其粒径逐渐增大,且粒径分布较宽。因此对于纳米乳化石蜡体系,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可以通过调整体系的油剂比来控制。所有乳液稳定性较好,在 3 000 r/min 下离心 45 min 后 ,没有出现任何分层现象,这表明界面膜的存在能阻止液滴在碰撞时合并,从而使得乳液稳定。

2.1.4 乳化温度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性质的影响

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随体系乳化温度的变化见图 4。由图 4 可知,当乳化温度超过 60 ℃时,才能制得纳米乳化石蜡,当乳化温度超过 70 ℃后,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达到最小。对于表面活性剂来说,温度的升高会促使表面活性剂中的亲水基团发生卷曲,疏水性增强。而此时,体系的界面张力也逐渐降低。温度越高,界面张力越低,因此得到的乳液的粒径越小。实验选用的乳化温度为 80 ℃,此时,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已经达到最小值,再升高温度,乳化石蜡的粒径基本上不发生变化,这主要是由于随着温度的升高,虽然体系的界面张力也在降低,但是体系的稳定性也略有降低,两者的作用相互抵消,体系的粒径基本维持在一个平台。

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随体系乳化温度的变化


2.1.5 油相含量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性质的影响

油相含量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粒径及黏度的影响见图 5。由图 5 可知,当体系的油相含量低于 33% 时,油相含量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基本没有影响。说明纳米乳化石蜡有很好的稀释稳定性,在水中有良好的分散性。同时也证明利用相转变组分法(PIC 法)制备纳米乳化石蜡时,只要体系可以发生相反转即可形成,多余的水只是充当一个稀释的介质和过程。当体系的油相含量高于33% 时,体系黏度急剧增大,这主要是由于体系的水相含量也很低,纳米乳化石蜡液滴之间形成紧密堆积,无法自由移动,导致体系的黏度急剧增大。因此,PF-EPF 体系的油相含量选在 30 % 左右。

油相含量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粒径及黏度的影响

2.2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PF-EPF的性能

2.2.1 PF-EPF的物理性质

用肉眼观察,防冻纳米乳化石蜡外观呈乳白色液体,泛蓝光 ;用液体密度计测定其密度为 1.05g/cm3 ;平均粒径在 160 nm 左右 ;测得乳化石蜡PF-EPF 的凝固点最低达到 -30 ℃,与普通乳化石蜡相比,具有突出的防冻能力,添加到钻井液中,可满足严寒天气或较低温度环境下的油田钻井施工要求。

2.2.2 PF-EPF的放置稳定性

考察了防冻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的放置稳定性,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为 150.9 nm,放置 30 d后粒径略有增加,为 155.6 nm。这主要是由于纳米乳化石蜡的粒径很小,因此小液滴的布朗运动可以有效地抑制重力的作用,提高了纳米乳化石蜡的沉降、絮凝、聚结及上浮稳定性。而纳米乳化石蜡的不稳定主要是由于奥氏熟化造成。奥氏熟化速率则随着油相在水中溶解度的增加而增加。在 PF-EPF体系中,石蜡的碳数较高,在水中的溶解度很低,因此,体系的奥氏熟化速率也不高,导致制备的防冻纳米乳化石蜡有很好的放置稳定性。

2.2.3 PF-EPF的抗盐稳定性

防冻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的抗盐性能见图 6。

防冻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的抗盐稳定性

由图 6 可知,在防冻纳米乳化石蜡中加入不同浓度的 NaCl、KCl 混合盐水,发现即使加入饱和的盐水,纳米乳化石蜡在放置 24 h 后仍可以保持一定的稳定性,说明防冻纳米乳化石蜡有良好的抗盐性稳定性,这主要是由于使用的表面活性剂是非离子型表面活性剂,盐的加入对其形成的界面膜影响很小。

2.3 防冻型乳化石蜡PF-EPF的性能评价

2.3.1 PF-EPF对海水基浆封堵性能的影响

在海水基浆中加入不同浓度的纳米乳化石蜡,120 ℃热滚 16 h 后考察乳化石蜡的加入对封堵效果的影响,测试温度为 100 ℃,压差为 6.895 MPa ,砂盘孔径为 5 μm,结果见图 7。PF-EPF 的加入对基浆渗透封堵效率的影响,如图 8 所示。

PF-EPF 加量对基浆在 0.75 μm2 砂盘 上 PPT 滤失量的影响(100 ℃)

PF-EPF 对海水基钻井液在 0.75 μm2  砂盘上滤失速率的影响(100 ℃)

由图 7 可知,在海水基浆中加入 2%~4% 纳米乳化石蜡,可明显减小渗透封堵 PPT 滤失量,使得基浆的 PPT 滤失量从 18.8 mL 减少到 10 mL左右,因此在海水基浆中,纳米乳化石蜡的适宜加量为 2%~4%。由图 8 可知,加入 2% 的 PF-EPF 后,随着时间的延长,基浆的滤失速率逐渐降低,表明PF-EPF 的加入在砂盘中间还形成了内泥饼,具有较好的封堵效果 ;同时,加入了 PF-EPF 体系的滤失速率明显低于未加入 PF-EPF 的体系,这主要是由于 PF-EPF 的液滴是纳米乳液级的,更容易挤入一些纳米级的孔喉中,在孔喉中形成典型的架桥封堵,有效封堵孔隙。而且乳液的粒度基本与低渗和超低渗油层的一般孔隙尺寸分布相同,所以其封堵更有效。

2.3.2 PF-EPF对PEC钻井液性能的影响

在海上油田经常使用的 PEC 钻井液体系中加入 3 % 防冻乳化石蜡 PF-EPF,在 120 ℃热滚 16 h后测量性能,结果见表 1。由表 1 可知,加入 3%PE-EPF,水基钻井液的流变性能基本没有变化 ;但润滑系数由 0.21 降到 0.15,这证明防冻纳米乳化石蜡有良好的润滑效果。这主要是由于表面活性剂具备两亲结构,能在金属、岩石和黏土表面吸附形成疏水膜,使钻具与井壁之间的固 - 固摩擦变为疏水膜之间的摩擦而起到降低摩擦阻力的作用,改善钻井液润滑性。 此外,3%PE-EPF 的加入显著降低 PEC 钻井液的 PPT 滤失量,表明 PF-EPF 加入后能够同时形成外泥饼和内泥饼,减少滤液的渗漏,具有较好的润滑封堵效果。

PF-EPF 对 PEC 钻井液性能的影响

3 PF-EPF 的现场应用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 PF-EPF 于 2015 年 6 月实现工业化生产,并应用于渤海区域钻井液作业,其在封堵深部地层(东营组、沙河街组)泥页岩裂缝方面有显著效果。下面以 CFD6-4-6D 井现场为例,介绍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的应用效果。该井采用含有 PF-EPF 的 PEM 新浆钻水泥塞,四开钻进至井深 2 768 m,循环至振动筛处返出干净,用固井泵做地漏实验,计算地层漏失当量钻井液密度为 1.73g/cm3, 地 层 破 裂 当 量 钻 井 液 密 度 为 1.81 g/cm3。四开继续钻进至井深 2 949 m,循环至振动筛处返出干净,倒划眼短起至钻 φ244.5 mm 套管鞋,参数平稳。下钻至井底继续钻进至井深 3 130 m 完钻,倒划眼,短起钻至φ244.5 mm 套管鞋,下钻至井底,无沉砂,短程起下钻期间泵压、扭矩参数稳定。在钻井液中加入防冻乳化石蜡 PF-EPF,钻井液无起泡现象,过筛性良好。PF-EPF 的加入对钻井液的流变学性能没有影响,同时在使用 PF-EPF 后,该井的钻井液作业顺利,未发现泥岩掉块,与邻井相比有明显改善。

4 结论

1. 选用液体石蜡作内相,多元醇水溶液为外相,在复合乳化剂的作用下,通过合适的乳化分散工艺(相转变组分法)制备了一种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PF-EPF)。PF-EPF 的凝固点最低值为 -30 ℃,解决了传统乳化石蜡在低温下凝固失效的问题。同时制备的防冻纳米乳液具有良好的放置稳定性及抗盐能力,适应高盐的应用环境。

2. 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中的表面活性剂具有两亲的结构,能在金属、岩石和黏土表面吸附形成疏水膜,使钻具与井壁之间的固 - 固摩擦变为疏水膜之间的摩擦来降低摩擦阻力,改善钻井液润滑性。

3.PF-EPF 的液滴是纳米乳液级的,能够渗入到岩层的微纳米级孔隙中,并形成油膜,改变孔道的亲水性,同时可以形成乳锁,阻止水分子的进入,具有良好的封堵效果。在渤海油田的应用结果表明,防冻纳米乳液对钻井液的流变性能影响很小,能有效地提高井眼质量。

4. 该研究内容除了对纳米乳化石蜡在石油工程领域有巨大的应用价值外,同时有助于拓宽纳米乳液在化妆品、药物、食品、农业、皮革、纺织和催化等众多领域中的应用前景。


参 考 文 献

[1] TADROS T,IZQUIERDO P,ESQUENA J,et al.Formation and stability of nano-emulsions[J].Advancesin Colloid and Interface Science,2004,108-109 :303-318.

[2] MELESON K,GRAVES S,MASON T G.Formationof concentrated nanoemulsions by extreme shear[J].SoftMaterials,2004,2(2-3):109-123.

[3] SONNEVILLE-AUBRUN O,SIMONNET J T,ALLORET F L.Nanoemulsions : a new vehicle for skincare products[J].Advances in Colloid and InterfaceScience,2004,108-109 :145-149.

[4] SZNITOWSKA M,JANICKI S,DABROWSKAE.Submicron emulsions as drug carriers-studies ondestabilization potential of various drugs[J].European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2001,12(3):175-179.

[5] EL-AASSER M S,SUDOL E D. Miniemulsions :Overview of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J].Journal ofCoating Technology Research,2004,1(1):21-31.

[6] SOLANS C,IZQUIERDO P,NOLLA J,et al.Garciacelma.Nano-emulsions[J].Current Opinion in Colloid &Interface Science,2005(10):102-110.

[7] M A R U N O M,R O C H A - F I L H O P A D A . O / Wnanoemulsion after 15 years of preparation : a suitablevehicle for pharmaceutical and cosmetic applications[J].Journal of Dispers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0,31(1): 17-22.

[8] RAO J J,MCCLEMENTS D J.Stabilization of phaseinversion temperature nanoemulsions by surfactantdisplacement[J].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Chemistrym,2010,58 (11):7059-7086.

[9] LING I M,LI W H,WANG L H.In vitro skinpermeation efficiency study on natural flavornoid extractsincorporated into nano-emulsions[J].Asian Journal ofChemistry,2009,21(8):6237-6246.

[10] T A M I L V A N A N S,B E N I T A S . T h e p o t e n t i a lof lipid emulsion for ocular delivery of lipophilicdrugs[J].European Journal of Pharmaceutics andBiopharmaceutics,2004, 58(2):357-368.

[11] JAFARI S M,HE Y,BHANDARI B.Optimizationof nano-emulsions production by microfluidization[J].European Food Research Technolnology,2007,225(5-6): 733-741.

[12] GUZEY D,MCCLEMENTS D J,FORMATION.Stability and properties of multilayer emulsions forapplication in the food industry[J].Advances in Colloidand Interface Science,2006,128-130 :227-248.

[13] 孙鹏飞,邓卫星,彭锦雯 .D 相乳化法制备 D4 乳液的研究 [J]. 印染助剂,2010,27(3): 48-50.SUN Pengfei,DENG Weixing,PENG Jinwen.Preparation of D4 emulsion by D phase method[J].TextileAuxiliaries,2010,27(3):48-50.

[14] 苏晓燕,戴乐蓉 . 细小乳状液的制备及其自发乳化 [J].日用化学工业,1997,4 : 27-30.SU Xiaoyan,DAI Lerong.Formation and spontaneousemulsification of minieemulsion[J].Daily ChemicalIndustry,1997,4 :27-30.

[15] KUNIEDA H,FUKUI Y,UCHIYAMA H.Solans.Spontaneous formation of highly concentrated water-inoilemulsions (gel-emulsions)[J].Langmuir,1996,12(9):2136-2138.

[16] IZQUIERDO P,FENG J,ESQUENA J.et al.Theinfluence of surfactant mixing ratio on nano-emulsionformation by the pit method[J].Journal of Colloid andInterface Science, 2005,285(1):388-394.

[17] FORGIARINI A,ESQUENA J,GONZÁLEZ C,etal.Formation and stability of nano-emulsions in mixednonionic surfactant systems[C].In:P Koutsoukos(Eds.),Trends in Colloid and Interface Science XV, SpringerBerlin/ Heidelberg, 2001, 118 : 184.

[18] LIU W R,SUN D J,LI C F,et al.Formation andstability of paraffin oil-in-water nano-emulsions preparedby the emulsion inversion point method[J].Journalof Colloid and Interface Science,2006,303(2):557-563.

[19] FORGIARINI A,ESQUENA J,GONZALEZ C,et al.Formation of nano-emulsions by low-energyemulsification methods at constant temperature[J].Langmuir,2006,17(7): 2076-2083.

[20] PONS R,CARRERA I,CAELLES J,et al.Panizza.Formation and properties of miniemulsions formed bymicroemulsions dilution[J].Advances in Colloid andInterface Science,2003,106 (1-3):129-146.

[21] WANG L J,LI X F,ZHANG G Y,et al.Eastoe. Oilin-waternanoemulsions for pesticide formulations[J].Journal of Colloid and Interface Science,2007,314 (1):230-235.

[22] WANG L J,TABOR R,EASTOE J L,et al.Formationand stability of nanoemulsions with mixed ionic-nonionicsurfactants[J].Physical Chemistry Chemical Physics,2009,11(42):9772-9778.

[23] W A N G L,M U T C H K J,E A S T O E J,e t a l .Nanoemulsions prepared by a two-step low-energyprocess[J].Langmuir, 2008,24(12):6092-6099.

[24] ROGER K,CABANE B,OLSSON U.Formation of10-100 nm size-controlled emulsions through a sub-pitcycle[J]. Langmuir,2010,26(6):3860-3867.

本文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PF-EPF的研制与应用内容经过编辑,如无授权,请勿拷贝。 如果您对防冻型纳米乳化石蜡PF-EPF的研制与应用感兴趣可以联系我们 400-6808-138

最新公布:keim-group 出席Chinacoat 2019

keim-group 出席Chinacoat 2019,今年依然是带来了新的解决方案,以及在现场为客户解答。与往年一样的是,keim-group与战略合作伙伴翁开尔集团共同参展,展台号W1 E13。欢迎您来访。keim-group旗下品牌与产品简介:1、keim-additec:水性蜡乳液产品2、silcona:水性助剂(分散、润湿、流平、消泡、抗刮、防水、慢干)3、ceronas:微粉蜡、功能蜡

上一篇:非离子型石蜡乳液增强防腐木材尺寸稳定性的研究

非离子型石蜡乳液增强防腐木材尺寸稳定性的研究*谢桂军1 李晓增2 王剑菁1 莫志广1( 1. 广东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广东 广州 510520; 2. 广东省广州质量监督检测研究院,广东 广州 510725)摘要 以马尾松、厚荚相思木材为研究对象,将配方优化的非离子型石蜡乳液稀释液及其与木材防腐剂的混合液分别处理木材,增强木材的尺寸稳定性能。研究表明,制备的非离子石蜡乳液平均粒径 0. 107 μm

下一篇:阴离子型石蜡乳液的制备与表征

阴离子型石蜡乳液的制备与表征刘小英 俞马宏*( 南京理工大学化工学院 南京 210094)摘 要 以固体切片石蜡为原料,硬脂酸为单一乳化剂,采用转相乳化( EIP) 法制备了阴离子型石蜡乳液。实验结果表明,单一阴离子型乳化剂的乳化效果较好,可以得到平均粒径小( 1μm 左右) 、多分散性低( 多分散性指数 2 左右) 的较稳定的石蜡乳液。通过单因素实验考察了乳化剂用量、乳化水用量、乳化时间、乳化温

佛山市翁开尔贸易有限公司 WebSite 粤ICP备05045526号公安机关备案号44060402000074号 网站地图